autumnsoon

玻璃晴朗

北风吹过了夏夜的寒星
寒星冰住了屋后的群山
群山告诉我你们的往事
往事堪堪说起泪已满面

不是我矫情啊非要感慨
数年或是多久交情不知
听你们口中种种喜悲事
我只叹岁月命运无可返

如织密的毛毯的星空啊
吮干了心中最后的笔墨
恍然若失间就像要离去
却已无力卧倒细品其悲

他乡绿水青山相逢未知
我已唱不起了青春歌谣
嬉笑至腹痛头晕是友谊
痛饮沉醉正襟同餐亦是

从不一起看朝阳起又落
日夜形影不离或是亲密
一起只代表了一段过去
过去的过去没人会记起

我会忘下午阳光又细雨
翠园篆塘滇池碧西山巅
或许微醺时难记起往昔
绝不忘奔蹄踏马落阳稀

说再见

夜雨湿了群山和丘陵
曙光照亮湖泊如海洋
你说你就要远走他乡
做一只鹰在天空飞翔

夕阳溜过山下
车轮滚出晚霞
脱缰的野马
银发的阿妈
栗红色马甲

直到脚下不再是脚下
所谓通达不再是通达
目光失去你这一瞬
然后寻你遍天下

当胡茬长上脸庞
鬓角开始微霜
此间我们重聚
诉说彼此别离间的
光暗和芬芳

昨日的思想
已化为昨日的枯朽
今日的颜容
都铺满今日的惶恐
别离故里
明日的歌谣
将错落出各异的时光

我睁眼
看见你在身旁
收拾好了行装

那么就此别过
一路安康

短故事一则

劫难来临,逃避不是最慢的解药,服用即自杀。

医院门诊楼上方的霓虹灯
在漆黑的夜晚里亮得刺眼。
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个没有合过眼的夜晚了。
康仔自从女友阿花患病以来
从未睡过一个安稳觉
大概明天就能睡个好觉了吧。
但愿如此。

“我的昨日带给我苦难
我的明天看不见光
是清水浑浊了酒液
夜晚黯淡了白天……


要是一醉能解百愁,那该多好
医院外的街道上,康仔喝掉了身边的最后一口酒,一边这样思索着
手术也好,治疗也好,都需要一笔不菲的费用
康仔用尽了所有的办法,似乎还是一筹莫展
哦,对了
阿花是康仔的女朋友,去年年底忽然晕倒在了公寓,送至医院后检查出一处颅内肿瘤
这一噩耗撕碎了康仔辛辛苦苦编织出来的对未来的美好希冀,彻彻底底碾碎了他内心余存的理智
既然绝望,那就喝吧

在大城市的安康,生活在社会的中下层。离家多年,并没有什么积蓄,与原来的亲友更是鲜有联系,一直想回家去看看老去的父母,却总因为所谓的该死的体面因素,总想着出人头地以后风风光光地回去。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浩劫,康仔选择了和以往一样的方式来解脱,一个狂乱的夜晚以后,黎明总会有好消息传来,他坚信。

从小到大,各种各样的麻烦事,但凡无力解决的,安康便以一种消极的方式来应对,或昏睡或宿醉,然而或许是他运气旺盛,大大小小的麻烦事最后都莫名其妙的得到了解决。
而这次,在阿花的手术费用上费尽心机冥思苦想数个日夜之后,他终于招架不住了。

像他们这样的普通人,想要通过一个故事博得大众的同情心和他们手里的那些“救命钱”,实在不是一件容易且适合的事情。偏偏没有钱,医院很难给你动手术。
几日以来,康仔一直游荡在这家医院附近,来来回回,一遍又一遍

医院废弃了一个破旧的仓库
安康在黄昏的时候跌跌撞撞来到了门外
见到门前窗台上放着一个没有标签的塑料瓶
拧开盖子
刺鼻的酒精味扑面而来
混着一股令人晕眩的气味
像是生锈的铁片
没想那么多,仰头就是一大口

门诊楼上方
好刺眼的灯光啊
康仔抬起了手轻轻放在额头,一边扶着窗沿
也不知道是那奇怪的酒精的缘故
还是他实在太疲惫了
眼前居然出现了一个头生红角的小怪物

“你说你来自何方
为何教唆我犯恶
路到了头顶
灯光亮在我脚下
是非……黑白?


“嘿,流浪汉,你需要一些食物吗?”
康仔有气无力的抬了抬手,想要快些赶走这幻觉一样的东西
然而滑滑腻腻的触感告诉他这并不是幻觉
“别碰我,你这肮脏的人类,你看看你的样子,懦弱又无能,浑身上下都是酒精的味道,啧啧……”
在酒精的作用下,安康有些火大
“你他妈……”
“你想救你的小女朋友吗?”那小恶魔漫不经心地说道。
“你说什么?我没有钱啊可是”安康原本抬起的头又耷拉了下去
“这不需要钱,我可以施展无上的法术为你的女朋友换回一条命”
“怎么个换法?用谁的来换?”
“别急嘛,你看那边墙角的猫了没?就是那个刚出生不久的毛绒绒的小怪物,啧啧啧,你得用它的命来换你女朋友的命。”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很简单,把那个小怪物捉住,砍下它的脑袋,盛一碗血给你女朋友喝下去,立马痊愈。”
安康咽了咽口水,将信将疑地看着那墙角的猫咪
“别怕,你只需要捉住它,剩下的就好办了,我就在你身后,去吧”
犹豫了一阵之后
安康还是向墙角靠了过去

刺眼的路灯把安康的身影拉得既长又显得怪异
窗台上一只蜗牛慢慢的爬过
忽然一声猫叫
这角落再也没有了声音

“喵呜
我望着远去的灯火
路红得像火
天空红得像火
我就要解脱


“咦,小张,前两天仓库搬迁的时候有一瓶致幻剂,你记得放在哪儿了吗?”
“嗯?我记得就放在门口窗台上了啊,啊!怎么不见了,我走的时候给落下了。”
“真是奇怪,咱们医院养的那只小猫也不见了。”
“最近奇怪的事儿挺多的,以后你可注意些,别再丢三落四了,那东西可能是清洁工扫走了吧,本来那些致幻剂溶解在酒精里是想用来做实验的,现在又得重新配制了。”

街边橱窗里
电视上一则新闻甚是引人注目
“26日清晨,本市内人民东路一公寓内发现两具尸体,一男一女,现警方初步判断是服用致幻剂过量导致死亡,奇怪的是,公寓内一外套内裹着一只小猫,已经窒息死亡,具体情况公安部门正在进一步查实,后续消息请持续关注本台报道。”

公寓外阳光充足
格外刺眼

海边的风胡乱地刮
干了身上的水珠
散了若有无的睡意
我想
反抗也许是蝴蝶
是枯叶



白衣素履
挣扎在自作出的牢笼里
没有抗议
却渴望风与云
我不信
再厚的茧衣捆得了
渴自由的内心

挣扎 挣扎
散落了一地的碎蛹衣



夏意未尽
先散了满身的绿绸缎
秋意未消
已尝了土里的百味甘

枯的是岁月
却唱了轮回的赞歌
反抗时间
最见效的
就是无尽的枯荣

你问我为什么要反抗时间
因不甘岁岁凋零
亦不甘世世成泥

海风飒飒地吹
已有了睡意
留白到黎明

致看不见此文的王院士

professor王是一个朋友
并不是他有多么专业
不过是个同龄 和我一样的孩子
性格有些孤僻但并不自闭
我可以理解为眼光太高不喜与常人来往
我们叫他萎靡
因为在那段高中生的日子里
他常常表现得十分萎靡
像是一株爬山虎
别问我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

professor王是个很聪明的孩子
我一直觉得很聪明人做朋友很轻松
因为交流并不需要太多言语
狂热的德国粉 狂热的足球迷 狂热的金属乐死忠 战犯 名列前茅的烂人
并不像他所表现出来的萎靡那样
他其实是个很狂热的孩子
喜欢音乐喜欢军事喜欢所有带着些
叛逆精神的事物
we share our minds and say fuck to our life

其实我知道一开始让他搞太过严肃的科研事业
他是拒绝的
可是生活就像加了特技
一发不可收拾
现在他上了国内最吊炸天的几所大学之一
偶尔闲谈之余
总是 duang 的一下
忘记了早已不再偶尔地讨论乐队电影和考试

我他妈现在回想起那段时间
真的很想笑
会想起他买烟被他妈逮到
他看片被他妈逮到
他妈的
我从来没见过上厕所不论大小只用一分钟的人
也没见过那么一个性格有些古怪但充满乐趣的人
每当有人给我科普冷知识的时候
仿佛那个单手掐腰一边撒尿的少年
就还在我身边
转头说
微欸

叁月拾壹日 乌七八糟的随笔

有多少人啊
用稚嫩的语调唱着家乡的歌
就有多少人啊
用轻浮的词填写着飘忽的梦
忽然意识到
像是世上啊无论啊其实啊人生啊
之上这些字眼
都是我们由自身映射到外部的一种
主观臆想
世界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
越大越体会得到一件简单事物
为何会有
横看成岭侧成峰之感
越体会得到
我其实是一个半盲者
始终靠想象活着
看得到眼前却看不到未来
或者说
我所看到的未来并不是未来
只有我今天下午吃过的盖浇饭
那是既定的
既伤感又抚慰人心和胃
我究竟何时开始好好做事
我是担心的
我究竟要用多少自我空虚感填补起这种
对人生规划的空白
我也是担心的
不装作不故意的时候
才是真吧
但我只愿今晚或许可以做个好梦
明早起来看不见该死的忘记关的灯
听不见饮水机的咕噜声

星辰像大海

这世上的烦恼就像是线头
你牵着一端
却不知道另一端在哪儿
你此时可能感到舒畅
下一刻就变得烦躁

一个人是永远也忘不了过去的
就像永远也忘不了自己
即使有时候并不知道自己是谁
为了什么而活着

我开始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时候
说明我的脑袋已经混乱了
无法有条理地表达感情
所以我在纠结
要不要发这个
让你们看到我在又困又想证明自己存在的时候的表现

薛定谔的猫咪
我不按下
发布
这颗按钮
我也不知道你们是否会看见我所要发布的内容

大致是在这世上时日无多少所带来的无知与多言
原谅我
我还年轻
让我再用几次这个任性的借口

元宵困

仿佛有个小人在坠着我的左眼皮
快塌了
生怕砸伤眼眶
眼球便会掉出来

荧幕的光亮
会吸引蚊子飞来吗
会让小人不愿离开吗
毕竟发光的盒子里藏着大世界

他是想合上我的眼皮

也好
我便不挣扎

我要关手机
浑睡去好了